獅子女和金牛男徘徊在痛苦邊緣的愛情 | 陽光勵志網

 

A-A+

獅子女和金牛男徘徊在痛苦邊緣的愛情

2014年08月31日 星座故事 暫無評論 閱讀 191 次

這是一個不知何時發生的故事。
男主角:1984年出生的金牛座。
女主角:1985年出生的獅子座。

獅子女和金牛男徘徊在痛苦邊緣的愛情

我肯定的認為這是延續了去年冬天的最後一場雪,把它冠以最後一次也許是種很自私的想法吧,我不喜歡冬天,受不了寒冷,所以我不喜歡雪,我可以無所事事的時候去欣賞它的淒美,它的冷漠,但對它唯一一個好一點的評價就是「瑞雪兆豐年」,因為我更喜歡春天這個孕育生命的季節。

小恩是我接觸最多的異性朋友,我們是單純的朋友,這是我們之間沒有言明的約定,但我們太過於形影不離,以至於很多人都把這定義成一種微妙的關係,我也懶的去解釋,隨他去好了。

小益是我的哥們兒,我們都是獅子座的,都愛玩,愛熱鬧,愛嘗試一切讓我們感到新鮮的東西,唯一的不是,他愛看美女,我愛看帥哥,當然這是個根本性的問題。

我常常寂寞,於是我會打電話跟小恩說,出來玩兒吧,小恩每次都很給面子,騎著一輛不屬於他的摩托車很得意地問我去哪兒,還會把車騎的很快,連車的聲音都變調了,不知是得意還是抗議。我也大聲的叫,慢點兒慢點兒,車上還坐著我呢,手緊緊的抓著他的衣服,腦子裡飛快地想像著一切可能。小恩於是更得意了,抓著我的手就往他的口袋裡放,問:跟我在一起快樂嗎?我說:快樂啊,我和誰在一起都很快樂。小恩說你真會說話,然後我們一起大笑。

小恩說過,他的快樂秘訣是無知,還讓我不要告訴別人,於是我偷偷的學會了無知,面對人生的輝煌與失落,我只想要其中的快樂,隨心所欲的活著,直到現在。

事實證明,跟小恩在一起是很快樂的,他總是做出一些出位的事情搞的大家很開心。一個朋友說,看小恩傻的。於是,我們一直就把他當成小孩子,事實上,他真的是最小。

小益在認識我之後喜歡上了我的好朋友,於是當我做了三個月的電燈泡之後,他們分手了,我目睹了他們整個戀愛經過。而電燈泡也是形勢下的問題,而並非自願,我想我要是一隻小貓就好了,去做他們的寵物,那多名正言順。所以導致現在,我幾乎同時失去了兩個好朋友,這的確是一個尷尬的處境,因為我太瞭解他們了,我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行動都會引起他們的大篇想像,而不斷猜疑對方。

小益告訴我和她在一起真的一點兒都感覺不到她對我好,我無言。

感情本就是最自私的,由此可見,他們都是正常人。

進入去年那個冬天後,我又開始胡思亂想,怎麼樣過冬,即可以賺錢又可以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我又開始沉默了。小恩說,你總是很憂鬱的樣子。我編了一大堆我其實很快樂的借口用短信發過去之後,他說祝你快樂吧。於是,我仍然沉默,我相信自己會對自己有個交代。

後來的決定還是小恩幫我做下的,他的無知讓我異常的依賴他,在他身邊,我可以丟掉自己的保護色,說最最心底的話,於是,一個關係人生的重大決定,我採納了他的建議。也許,也是命中注定的。

小益每次見我總是有意無意的提到他的女朋友,我的好朋友。看的出,其實他很痛苦。因為我的好朋友,他的女朋友又跟他的好朋友好上了,我內心真的很氣憤,為小益抱不平。於是我一狠心,就將重心偏在了小益之邊,說了那麼多事不關己的話,就希望小益要盡早走出痛苦。我知道我說的過頭了,因為小益把我一直送到家門口,他以前連他女朋友都很少送的。從那晚起,我在他面前,再也沒提起過我的好朋友。我給這件事打了一個大大的驚歎號。

其實,我忘了,時間可以改變一切。我做了一些無謂的犧牲。

傳統意義上,做飯是一個女人的天職,我不是女人,所以我不是很會做飯。但我是一個女孩兒,所以我很難忘第一個吃過我做的飯的人。小益無疑是幸運的。

小益評價我煮麵條的功夫還過的去,最起碼還能吃。我說你這話有語病。那晚我煮了一鍋,他吃了三分之二之二分之一,我感覺小益這個冷酷的傢伙幾日不見親和力大增,我挺感動的。於是決定去飯店深造一個月。

小益和我一樣彼此都是神經質的人,哪天撞到一塊我,高興的不得了,可哪天不對了,誰也不理誰,敲一下頭,問一聲好就很有面子了。但我從來都不擔心會失去他這個朋友。

其實,人都是害怕受到傷害的,我不得不承認自己很懦弱。小益說,你真的很酷。我很容易滿足,就說:怎麼酷了?你快給我說說。小益受不了於是就說:你很弱,弱智的弱。老是在一起玩兒,就會受到很多莫名奇妙的目光浴,小益是個帥哥,而我很平凡,我怕別人會講我乘虛而入,取代我的好朋友是他女朋友的位置。於是,小益說要請我吃飯,當著我的好朋友的面,我拒絕了。於是,小益再也沒說過請我吃飯,於是,我們很少在一起吃飯了。

小恩經常給我打電話,幾乎每天一個,而小益卻再也沒給我打過電話。有兩次,小恩電話打過來的時候,我正刷牙,為了給他手機省電,我浪費了不少綠茶牙膏,然後電話那一頭他說我在口吐白沫。

小恩是一個很會對女孩子好的人,而我平生最受不了別人對我好,似乎這一點注定我很命苦。我一直很喜歡一個寓言故事,如果一隻野獸受了傷,它可以找一個山洞躲起來,一邊舔舐自己的傷口一邊咬牙堅持。可是一旦被噓寒問暖,它就受不了。

如果一個小孩兒摔疼了,沒人看見,他會自己站起來拍拍膝蓋,可一旦心疼自己的人來了,眼淚就會大顆大顆的掉下來。

那個有一幫哥們兒的女孩兒也一樣。

小恩送我一條手機鏈,我忘記自己跟他要過,他說你說的事我不會忘的。

小恩給我發了很多短信,說知己難求,說我喜歡你的微笑,還發過一顆心。

小恩當著朋友的面,開玩笑說我將來就娶你做老婆。

平安夜,小恩請大夥兒吃飯,他親自開車去接我,我很開心,問小益也去了,他就問,你不跟我好?我沒有回答,只是笑了。

後來,小益發了一條短信,以後我以朋友的身份和你說話,我哭了。我發了好多短信問為什麼,他說現在一見到短信就頭暈,於是我把手機送給了妹妹。

再碰到小益,他說聽說你最近很幸福,我問他你工作忙嗎?他很聰明的避開了話題,而我想說,幸福來的時候,我被嚇跑了。

平安夜後的冬天更冷了,我毫不猶豫的換上厚重的衣服,形象也變的不那麼重要了。原來獅子座的女孩兒也可以不要面子。我開始變的更加沉默,也更加冷漠。這個冬天,我麻木了。

直到那天晚上他送我回家,一路無語。下車後,沒有囑咐,沒有用車燈照明那一段很黑很長的小路,沒有看我一眼。車走後,我就蹲下哭了,原來兩個人真的可以像陌生人一樣,原來我並沒有麻木。

小益把工作辭了,老闆留也留不住。小恩自己開了一家店,很風光。開業的第二天就是情人節,我在開業的前一天去蛋糕屋親手設計了一個小蛋糕,以表心意。見到他的時候我已經在大風中等了一個小時,我想蛋糕是喜歡低溫的,而我肯定自己不會被凍死。事實上蛋糕等於沒有送出去,他說我不能要你的東西,我說那你扔了吧。我轉身走了,只有蛋糕上快樂兩個字可以證明那不是情人節的禮物,而是我對他最真誠並伴隨一生的祝願。

雪下了一下午加一晚上,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時候已經絲毫不見雪的痕跡,讓我心情好了不少,我想春天快來了吧。

小恩曾說過,朋友中我倆年齡最小,別亂想了,趕緊努力吧。

小益也說過,你的計劃進行的怎麼樣了?一起努力吧。

於是我就沉默的一踏糊塗,我想對他們說:努力吧,春天來了。


相關文章: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