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一個面試 | 陽光勵志網

 

A-A+

轉一個面試

2016年11月15日 -面試技巧 暫無評論 閱讀 15 次

interviewer:Mr.G
Vice president
Risk Management
Goldman Sachs
Interviewee: Freud
Position: Summer Internship, technology devision
Time: 30 mins
Freud喬裝打扮,高跟鞋,黑絲襪,西服短裙,緊身掐腰上衣。紫嘴唇,藍眼影,
隱型眼鏡,掛一條假鑽石項鏈(RMB 25〕,耳朵上第一次「夾」了倆兒珍珠耳
環。總而言之,如假包換整個一白領麗人。(證據,從restroom剛出來,碰見
program director,說:"woo, it is quite an attractive skirt. You looks
really professional, very tall.」遂大喜,終日不忘,是以記之。〕
我們學校所有的nerd都集中在這個不大不小還滿高級的會客室裡等待被傳訊。
幾乎很少女生(可憐的engineering〕,倒顯得我這個College of Arts and
Sciences的奸細有些格格不入(或者說鶴立雞群?〕
男士們脫下髒兮兮的球鞋和點兒郎當的牛仔褲鑽在嶄新筆挺的西裝裡,低眉順眼
地默聲背誦著什麼,大約都是俺叫John俺打花生屯來俺是個超人趕快僱用俺吧
之類的陳詞濫調。
再看Freud,她腳踩很高的高跟鞋(任何高跟鞋對於Freud來說都可以用很高這個
形容詞,因為她從來只穿平底鞋〕,安祥而平靜地站著,一邊習慣性地抖動著
左臂,如高考前的小兒麻痺狀如出一轍,右手反拿著resume,自有一番清新脫俗
的風度,如同一株蘿蔔長在白菜地裡。
Freud由於前一天晚上看了很久很久的中文資料(王朔的「看上去很美』〕所以
根本沒時間對Goldman Sachs做research,但是她還是充滿了必勝的信心的,我們
可以觀察出她眉眼間透出了陰森恐怖的殺氣。
說時遲,那是快,一個西服革履的身影從會客室左走廊第二個小房間裡閃現出來,
這就是本篇的男主角,也是決定女主角命運的關鍵人物:
Mr.G
他是一個留有小鬍子的中年男人,比魯訊略胖,比希特勒偏高。他用十分沉著
性感的聲音念道:
「F..r..e..u..d..」(因為Freud採用的是中文化名,所以一般外國特務都很難
正確把握她last name的發音〕。
「早上好。」Mr.G說:「我是Mr.G。你好嗎?」
「你好。」Freud伸出汗津津的淳樸的手,狠狠地握了兩握。「我叫Mary,這是
我的英文名字。」(無恥地出賣了自己的名字和國家〕
「啊,這容易多了。」Mr.G說。
「今天天氣很好啊!」Freud嗑磕吧吧妄想陶瓷兒。
Mr.G憂心忡忡地瞥了一眼狂風暴雪的窗外,心虛地回答道:
「啊,是不錯,就是有點冷。」
「您說了一天,一定很累了吧?」Freud又做關心狀,問寒問暖。
「Well,」Mr.G聳聳肩膀:「你是今天我們的第一個interviewee,不過我們大概
不會說很久。請跟我來。」
Freud跟在Mr.G,如喪考妣地走進了2號小房間,但是她的革命鬥志仍然熊熊燃燒,
經久不息。
雙方落坐。
Freud習慣性地向後一靠,結果椅背突然後仰(面試室是很高級的,採用軟背
辦公椅,結果城市小地主出身的Freud沒料到這個拌兒〕......
Freud拚命地仰了起來,迅速整理了一下衣冠。
Mr.G果然老奸巨滑,做視而不見狀。瀏覽F的resume.
Freud趴過去,和他一起觀看,驚叫道:「啊,對不起。不是這份resume!」
(這裡需要說明一下,Freud當初轉到這所學校的時候,是general major.
她從computer science轉到了economics,又從economics轉到computer science,
最後決定double major in both fields-也就是腳踩兩隻船。所以她的
resume就有兩種不同的version.在jobtrak上瘋狂submit的時候,她經常
在無意識當中胡亂click,以至於造成混亂的惡果。〕
Freud急忙從文件夾中抽出Computer Science的Resume,遞上去,說:
「這份是最新的,這份是最新的!」
Mr.G好奇地問:「最新的和以前的有什麼不同。」
「沒什麼不同。」Freud羞澀地說,「就是Major不一樣而已。」
Mr.G壓抑住排山倒海的更加好奇的慾望(Freuds assumption 1),板住臉,
說:「那好,我們開始吧,首先我介紹一下我們公司。」
Mr.G(以下簡稱G): Goldman Sachs是global leading investment bank, 我們
現在有成千上萬的員工,當然,我們是十分重視高科技成分的,現在我們可以
驕傲地說,我們高科技部門在整個系統中占20%的水平...
Freud(以下簡稱F)(插嘴道〕:也就是每5個人中有一個。
G: 沒錯。(頷首讚揚F的算術能力。-Freuds assumption 2〕我們很重視
高科技工作,也很重視對員工的培養。所以我們每年都要到各個top school
去找一些smart student,讓他們有機會更瞭解Goldman Sachs...
F:嗯哼。(其實Freud至今還不明白為什麼鬼子們聽懂一個問題要發出這種類似
豬哼哼的奇特叫聲。〕
G:我可以從你的履歷中看出,你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學生。你的over all GPA有
4.10,而Major GPA更高達4.15(Economics...嘿嘿-作者注〕。 請問,你為
什麼要選擇Goldman Sachs?
F: (她明明知道這鬼子一定問這問題,可是竟然沒準備!!〕
(很緊張地說:〕
因為Goldman Sachs是Global investment bank,你們十分重視高科技成分,
現在高科技部門的成員已經占公司總人數的20%,而且還在發展。你們已經
持續很多年和我們學校進行了良好的合作,證明你們十分重視高科技。
我覺得我的背景和你們公司很合適,的確是十分合適。
(真正的原因當然是拜金主義,
Goldman Sachs = Gold + man + sex
-- 某外國諺語〕
G:嗯哼。Makes sense.
F: 而且我是一個十分迅速的學習者,我已經轉了好幾次major了,我中學畢業後,
就被中國最好的大學,北京大學錄取了,我當時的專業是國際貿易。後來我
轉學到了位於紐約長島的一所州立大學B開始學習計算機,當時我連鍵盤都沒
碰過。我努力學習英語,不斷高標準嚴要求自己。兩個學期後我又轉到現在
的C大學,攻讀經濟和計算機雙學位。我從幾乎不會說英語,到現在說成這樣,
(其實實在很差〕,是付出很多努力的。我帶著一個個小卡片,每天在等汽車
的時候,上廁所的時候,抓緊一切時間,學習英語......我......
正當F準備大肆撒謊臉不變色心不跳地吹捧自己的時候, G看了一下表,打斷道:
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從州立大學轉到現在這所學校嗎?
F:首先,因為C大學的聲譽十分突出,學習氣氛十分濃厚,是以對本科學生要求
嚴格而著稱的。(實際上C大學計算機專業自殺率是全美最高的,歡迎參觀
這裡著名的跳崖橋〕
其次,我十分喜歡C大學清新優雅的學校環境。這裡風景優美,空氣清新,
建築風格典雅(難道F在做campus tour嗎?〕,適於陶冶情操。而B大學位於
紐約市中心只有30分鐘車程的長島,每天都有許多人進進出出,我不太喜歡
那種大城市的氣氛......
G的臉色逐漸難看起來,F開始警惕。
F心想:他為什麼臉色這麼難看,難道我說錯了什麼。
G心想:我們公司就位於全世界最熱鬧的地方紐約市中心的最熱鬧的地方華爾街,
每天從天上掉下一個磚頭就能砸死仨MBA。如果你不喜歡這種氣氛,
為什麼要申請我們公司呢?
F心想:其實我的確非常懷念B大學。那裡有那麼多吃的玩的哥們姐們,出門就是
海灘,轉眼就到紐約。哪兒像這裡荒無人煙,颳風下雪,一群nerd.....
G:你對金融市場的瞭解和對新科技的知識經常更新嗎?
F:更新更新。經常更新。
G:那主要從哪些來源呢?
F:主要是看一些專業雜誌啊,報紙啊。
G:你看什麼雜誌呢?
F:我看時代雜誌和世界地理雜誌,還有讀者文摘。
G(一臉詫異〕:你看時代雜誌什麼版?
F:什麼版都看。
G低頭寫了會什麼,大概都是溢美之詞。(Freuds assumption 3〕。
G:從你的履歷上來看,你會爪哇,C,C++語言。(Freud把自己聽說過沒聽說過
的程序語言統統打進了履歷最明顯的地方。〕你能簡單講講爪哇和C++的區別嗎?
F心想:我根本不會爪哇和C++啊。不過還是可以矇混過關的。
F: 爪哇呀,爪哇是一種object oriented語言。而C++不是。
G: 那你說說object oriented語言有什麼優點呢?
F心想:這種東西從來不考,我怎麼可能回答出來呢?不過還是可以矇混過關的。
F: Object oriented語言就是造一個object。而非object oriented語言就是
不造任何object。
G:是這樣啊?
F(單純無邪地嫣然一笑):是這樣啊。
G心想,這孩子想像力真豐富,這種說法我怎麼從沒聽過?(Freuds assumption 4)
G: 那,造什麼樣的object呢?
F用手比劃,狀如雕塑,成波浪抖動:就是這樣...就是這樣...
G: ......
F心想,damn, 我這是幹什麼呢?
G:那你說說爪哇和C++各有什麼缺點和優勢呢?我是說,從它們performance
的效率和速度的角度來談。
F: 請問,您們現在用那種程序語言呢?
G: 我領導的那個組採用的是C++。
F:既然這樣......當然是C++語言的更有效率速度更快。
G: 為什麼呢?
F心想,如果它不夠快,你們用它幹什麼。這樣簡單的推理都不懂,還問
我為什麼,實在太小兒科了。
F:因為C++更適於職業技術人士使用啊! 比如像Goldman Sachs這樣的global
leading investment bank裡面五個人佔一個的職業技術人員......
G:可是,你能告訴我,C++運行在專業平台上比爪哇語言更有效率的根本原因
嗎?
F(欣喜若狂〕:真的是C++更快啊?!(心想,邏輯推理還是普遍適用的嘛,我
牛啊!〕......C++語言裡面有一些爪哇語言所沒有的機制使它在專業平台上
運行得比爪哇更好更快更穩定。
G:可是......你還沒有說出....它更快的原因啊。
F心想,你難道還看不出來我根本不知道嘛...
F(擦了一把汗〕: 其實,我對於C++語言,並不是十分熟悉的。但是,我卻熟悉
一種叫做Modula-3的教學語言。你聽說過Modula-3嗎?
G:沒有。
F(來勁兒了,因為Modula-3是她目前為止學過的唯一語言〕:Modula-3和爪哇
一樣,是一種object oriented語言。當我還在B大學攻讀計算機專業的時候,
我們所有的課程都是採用這種鮮為人知的教學語言的,它的主要特點是.....
G(開始看表〕:你有什麼小組活動的經驗嗎?
F(拚命回憶〕:我小學時候參加過少年宮的美術小組。我的作品「冬天的
北京」獲得了海峽兩岸繪畫比賽的優秀作品獎。
G:那你有什麼領導經驗嗎?
F:我當時是美術小組的組長。
G:你怎麼領導組員呢?
F:我領導他們畫畫,他們不會畫的時候我會和他們討論...這個...這個...
object的問題(手又做波浪浮動狀〕。
G(把筆放下,滿意地〕想: 沒想到她還是如此multi-talented...(Freuds
assumption 5)
G:我們談了很多,現在時間已經過了,但是,你對我有什麼問題嗎?
F:我的問題是,請問我有機會通過Goldman Sachs參加社區服務嗎?
F心想:這可是我熬夜想出來的經典問題,嘿嘿,風水輪流轉,這種有人性的
問題看你怎麼回答!
G(搓手〕:由於我們是技術部門,實在回答不全面你的問題。(記錄〕我會
把你的問題轉給專門負責社區服務的辦公室。他們會和你進一步討
論的...
F:你知道,我是很喜歡社區服務的,為人民服務的感覺是不同凡響的......
(情不自禁想起來小學時候為了迎接亞運會而在寒風中瑟瑟發抖地擦電線桿子
的慘痛回憶,那時候還不會罵街。〕
G: 我只能告訴你,我曾經幫助紐約附近的窮人造過房子。
F: 怎麼造的?你當時是不是心裡特別溫暖?
G: 我就扛一木頭。人家讓我搬哪裡我就搬哪裡。
F:難道你就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G:我當然覺得幫助別人是對社會的回報。
F:難道你就幫窮人蓋過一次房子?
G(躲避F犀利的目光〕:我...好像還獻過血...
F:嗯哼。
G:你還有其他問題嗎?
F從包裡掏出一本畫冊:這是我媽媽的畫冊。她現在在紐約蘇荷區的一個畫廊
舉辦個展,如果你要喜歡,可以買幾張掛在辦公室裡面。
G超級驚愕地翻動畫冊: Beautiful, great, amazing, terrific......這樣
的形容詞從他的小鬍子底下紛紛揚揚地冒出來。
F心想,他對我這麼滿意。看來我這次面試是相當成功啦!既然這樣,我就
該見好就收了。
F一把從G手中奪過畫冊:真高興和你談話。再見。
G:再見。
F和G熱情地握手。勝利的背景音樂雄赳赳氣昂昂地響徹雲霞。
F一口氣衝出面試室,逕直向rest room挺進。急急忙忙踢下
高跟鞋,換上牛仔褲。
出來後,正把魔爪伸向會議室桌子上的甜點心,蓬頭垢面狼吞
虎嚥之際,Mr.G卻陰魂不散地冒出來,一邊冷笑一邊查詢就掛
在她身後牆上的「黑名單」。
F嘴裡一大口Muffin噎個正著,但還是綠著臉擠出一個難看的微
笑,說:對不起,我沒吃午飯。
Mr.G回過頭來,挺拔的小鬍子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他第一次沖
Freud露出了千年等一回的燦爛笑容。
G說:希望能在公司見到你。
Freud艱難地把最後一口Muffin嚥下,說:我也是。
*****************完****************************
附錄(與友人S君的談話〕:
S君:好久不見,最近怎麼樣啊。
F:忙著面試summer intern啊。
S:是啊。都和哪些公司啊。
F(掰著手指頭〕:面試過了Goldman Sachs, Pitney Bowes, Apples,
Sun, Jonson&Jonson, Cambridge Strategy Management Group,
First USA Bank, Capital One, Bloomberg, University Directory
還有Wal-Mart.
S:還不算少啊。你打算去哪兒啊?
F:我覺得GS做IT比較有把握。
S:那你應該去問問H啊,他暑假去年就在GS做的IT啊。
F:他說怎麼樣啊?
S:他說特沒勁,下午3點上班,5點下班。
F:這麼好啊。那工錢怎麼算啊?
S: 當然算8個小時。
F:他面試時候怎麼說的啊。
S:他說GS什麼都不看。只要能bullshit。關鍵就得特能侃。
F:H是特能侃嘛?
S:是啊。他是我見過的咱們學校最能bullshit的人了。特牛。
F:GS去年選幾個啊?
S:一個。可就是選了H。可見他多能bullshit了。
F:他有什麼訣竅嗎?
S: 他說男生和GS面試的時候,一定要把臉上都塗滿油,造成一種
很遠一看就閃閃發光的氣勢。
F:往臉上塗油?!
S:沒錯。女生一定要把頭髮往後梳,往後梳,然後用那種頭巾一系,
形成一個大包(誇張地比劃著〕。精神! 千萬不能披頭散髮。
F:那不跟偷地雷的似的了。
S:你就相信我吧。H說他見多了。GS就是這麼選人的。
F:那我是沒戲了。我既不能bullshit又沒系包。
S:怎麼沒戲,有希望。牛人全不願意到GS做IT,說不定就輪到你了。


相關文章: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