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勵志] 一躬到底 | 陽光勵志網

 

A-A+

[青春勵志] 一躬到底

2014年10月23日 勵志故事 暫無評論 閱讀 39 次

  孩子是每個家庭的希望,孩子更關係整個國家的未來。因此,教育問題始終牽動著我們的心……
  
  葉奶奶的鞠躬
  
  我是一個老師,在一家小有名氣的學校任職。最近,我們學校董事會決定:戶口不在本地的學生要交擇校費。因此家庭條件不好的擇校生都相繼離校了。
  
  我班上有個叫葉峰的擇校生,家庭條件最差。一天下午,葉峰的奶奶拖著病腿來找我幫忙。儘管情況讓人同情,可我也是愛莫能助。
  
  看我不答應,葉奶奶一個勁地央求我,我只好敷衍了她一句,說幫她問問。沒想到葉奶奶當了真,她的神情立刻輕鬆起來,並且努力站直了身子,衝著我深深鞠了一躬。
  
  我措手不及,急忙去扶,心裡很是不安:我只是個上班講課,到月領工資的小老師,這事是有心無力,沒法子。目前,我也只能多抓抓葉峰的學習了。葉峰這孩子有認真勁,也挺懂事,相信提高些成績是沒問題的。
  
  有些話真是不能說太早,葉峰也許是知道自己留校的時間不多了,接下來幾天他完全變了一個人,經常遲到早退,上課也不積極發言了,讓他到黑板前做題,總是說不會。更讓我生氣的是,他連個人衛生都不注意了,經常把衣服弄得髒兮兮的,兩隻手也黑乎乎的。我告誡了他幾回,他不但不當回事,還曠起課來。
  
  一天課間操的時候,我把葉峰叫到辦公室,狠狠地批評了他一頓。等他走後,教語文的陳老師勸我消消氣,照她的話說,葉峰估計是交不起錢,也念不了幾天了,何苦這麼操心?話雖如此,可一想到葉奶奶那一躬,我心裡就不是滋味。
  
  陳老師又說:“你瞧,葉峰又和張凱玩呢,最近兩個人經常在一起瘋。”
  
  我往外一看,校長的兒子張凱正踩著滑板,在操場上瀟灑地穿行,而葉峰則跟在他後面狂奔。張凱的好動調皮是出了名的,校長勸不了他,老師更不敢管他,葉峰怎麼和他混在一起了呢?
  
  我忍不住就衝了出去,喊葉峰回來上課。萬沒想到,葉峰連我這個班主任的話也不聽了。這下我可氣壞了,我撥通了葉奶奶的電話,正想把這事告訴她,沒想到老太太第一句就是:“劉老師,是不是擇校費的事成了,我天天念佛保佑呢……”
  
  我呆了一呆,只能含含糊糊地說:“還……沒消息呢。”
  
  葉奶奶歎了口氣說:“他爸媽都在外面打工,他爸病了,這兩個月一分錢都沒寄回來,這孩子要再念不上書,我怎麼有臉去見他的爸媽?聽說有個孩子被校長的車子刮了,免了擇校費,他就動了念頭,琢磨著讓校長的車碰一下。我一聽就哭了,咱就算不念了,也不能動這念頭啊……”
  
  我都不知道怎麼放下電話的,只能不斷地對自己說:不能放棄他。
  
  操場上的車禍
  
  下午上課的時候,我在黑板上抄了一道題,讓葉峰到前面來做。聽我的聲音很嚴厲,葉峰慢騰騰地走到前面來,他伸手拿粉筆的時候全班哄堂大笑───他的手黑得像剛從墨汁裡撈出來一樣。我氣得直接讓他回座位上去,並且下了最後通牒:明天要不把手洗乾淨,就別來上學了!我就沒見過這麼髒的學生。
  
  但葉峰真讓我失望,他第二天早上又遲到了。只見他滿頭大汗地進了班級,坐在椅子上也心不在焉,不斷地低頭往下面看,還露出得意的笑。按我的經驗,他又在搞小動作,於是我趁他不注意,一把抓起他的手,把他手心裡的一張小紙條打落在地。同學們卻又一次爆笑起來,因為他的手還是那麼黑!
  
  我忍無可忍了,馬上撥通了葉奶奶的電話,讓她把葉峰領回去。為了震懾葉峰,我按了“免提”,可我剛提了一句他的手,葉奶奶就哽咽地說:“劉老師,你原諒他吧,他為了湊學費,每天都幫鄰居搬蜂窩煤,才把手弄成這樣的。昨天你說洗不乾淨手就不讓上學,他回家又是洗滌靈又是洗衣粉的,可還是洗不掉,他後來用的是鋼絲抹布,把左手都擦出血了。右手他沒敢洗,他是怕拿不了筆呀……”
  
  教室裡安靜極了,所有孩子都呆呆地看著葉峰,他卻只盯著被我打掉的紙條,想彎腰去撿,卻被我一把拉住。我抓起他的左手,果然紅腫得像充了氣的皮球,上面還有絲絲血痕。我的嗓子好像被堵住了,剛想向葉峰道個歉,下課鈴卻在這時響了,窗外立刻有人喊起來:“葉峰,快出來!”又是張凱來找葉峰玩了。
  
  張凱這一嗓子,就跟聖旨似的,葉峰都不等我說下課就奔出去了。還沒等我回味過來,葉峰的同桌撿起了那張紙條,我接過來一看,上面歪歪扭扭地寫著:欠葉峰比賽錢五百,張凱,日期正是今天。結合這些天的種種情況,我突然明白過來了:葉峰是用雙腿在和張凱的滑板比賽!
  
  我拿著欠條衝到了操場上。此時,葉峰已經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張凱是個滑板高手,他時快時慢,總不把葉峰落得太遠,卻始終超過他一米左右,這讓葉峰更加拚命地追了,可是怎麼追也追不上,真不敢想像早上這場比賽葉峰是怎麼贏的?
  
  跟著我出來圍觀的同學們都喊了起來:“葉峰,加油,加油!”我看著兩個人快跑到大門口了,而葉峰和張凱只有一步之差,我也不由自主地低聲喊著:“加油,加油!”
  
  就在這時候,校門口的自動門開了,一輛小汽車從外面駛進來,速度雖然很慢,可張凱的滑板卻正朝著汽車滑過去,偏偏張凱邊滑還邊回頭逗著葉峰,這下非得撞上不可。
  
  但葉峰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下子就趕上了張凱,還用力把他推了出去。
  
  “吱”的一聲,葉峰倒在了汽車下,我們趕緊跑過去,張校長從汽車上下來,也嚇得臉色發白。
  
  我扶起葉峰,看到他的手上流出了鮮血。葉峰只說了一句話:“張凱,我又贏了……”就暈了過去。
  
  張校長的決定
  
  葉峰被送進醫院,葉奶奶很快趕來,還明確表示:不用賠償。我給張校長打了電話,把這情況一匯報,聽得出校長覺得很驚詫。我早就想好了,又趁機提了葉峰的擇校費,張校長心情好得很,既然學生家長這麼通情達理,擇校費的事也好商量。
  
  本以為這事算有個結果,沒想到回到校長辦公室時,張校長卻說:“我可聽說了,那孩子的手是自己弄傷的,不是我撞的。”
  
  這事我當然知道,葉峰根本就沒被撞傷,只是摔倒的時候劃破了左手,這才流了血。至於他暈倒,那是因為體力消耗過大。可我想幫葉峰這個忙,就沒揭開這層窗戶紙,現在也只好實話實說了,最後還說:“再怎麼樣,葉峰也救了張凱呀!”
  
  張校長也很頭疼:“董事會決定的事,我也不好開口子呀。這要是我的車撞的,反倒好說了……”
  
  我聽明白了,只要葉峰堅持說是校長的車撞傷的,那校長就能給董事會一個交待。我興沖沖地跑回醫院,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葉奶奶。我原以為她會高興,沒想到老太太看著病床上的孫子,慈祥地說:“從小到大就叫他別撒謊,現在不能為了有書念,就教他撒謊坑人呀。”
  
  我的臉紅了,我的自作聰明在這位質樸的老人面前不堪一擊。葉奶奶從她的包裡掏出一沓錢遞給我,我看見她的手也是烏黑烏黑的。
  
  葉奶奶還說:“我們一會兒就出院了,擇校費已經有五千了,劉老師你先交給學校吧。還有幾天時間,我們再想招……別讓校長怪張凱,那也是個好孩子。”
  
  我把錢交給張校長,不夠的錢請他從我的工資裡扣。張校長說:“這不是讓我為難嗎?你也沒責任呀,你不欠他們什麼!”
  
  我站直了身子,向著校長深深鞠了一躬:“我欠!我欠老人家的一個鞠躬,現在我把這個鞠躬送給您,您把葉峰留下吧。我知道錢還不夠……”
  
  “錢夠了,爸爸!”辦公室的門開了,張凱領著一群同學進來了,他們伸出小手,把手裡大大小小的錢,全都放在了校長的辦公桌上。
  
  張校長有些激動了,但他看到張凱還拿了張紙條,上面記著欠葉峰的錢,不由又瞪圓了眼睛罵道:“你都學會賭博了?”
  
  “不是的,”幾個孩子搶著說,“張凱是故意輸給葉峰的,他想幫助葉峰,又怕你不答應,才想出這個主意的……校長,錢是不是還不夠啊?”
  
  我一聽,愣了。張校長更是驚訝地看著兒子,好半天他才說出話來:“錢夠了,夠了!劉老師,我再跟董事會說說,咱們得想想辦法,別光留下葉峰,爭取把走的孩子都找回來。今天你和這些孩子給我上了一課,我應該給你們鞠一躬才對!”


隨機文章:


標籤: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