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勵志] 班長令 | 陽光勵志網

 

A-A+

[青春勵志] 班長令

2014年12月29日 勵志故事 暫無評論 閱讀 62 次

  都說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我十八歲就當了兵,在部隊一幹就是好幾年。這年秋天,老班長劉明服兵役到期,戀戀不捨地脫下了軍裝。送別的時候,我心裡挺傷感,卻又有些欣喜。因為老班長一離開,就意味著要任命一個新班長。在我們班剩下的人中,就算我兵齡最長了,那麼班長的位子,捨我其誰?現在,就只等著連裡下達任命我的班長令了。

  這天,我正哼著小調在宿舍裡制訂班裡的訓練大綱,突然,門一開,連長領著一個老兵走了進來,對我說:“這是從兄弟連調來的,到你們班任代理班長。”

  我都還沒回過味來,這個老兵就向我伸出手來自我介紹:“你好,我叫李好,請多多支持我的工作,讓咱們班的工作再上一個新台階!”

  我只好硬著頭皮和他象徵性地握了握手,趕緊找了個借口走開了。這時候,我的心裡早已亂成一團麻。我是個來自農村的兵,在部隊的每一丁點進步,都意味著離走出鄉村更近一步,跟理想的幸福生活靠攏一點。可就在這時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搶走了我的機會。但我又轉念一想,他不就還只是個代理班長嗎?既然只是一個班代,就說明我還有機會公平競爭!

  想到這兒,我開始琢磨怎麼個競爭法。忽然,我想起來馬上就是週末了,一般戰士們為了表現,會爭著去廚房打下手。為了不讓別人佔了先,頭天晚上我就悄悄溜進廚房,把多餘的那把刀偷了出來,藏在枕頭下。

  可就在吹熄燈號之前,值班員高聲通知:“今晚全連內務大檢查,看看有沒有違禁物品!”

  我一聽,腦袋嗡嗡作響,枕頭下面的菜刀可怎麼辦?

  當連長走進我們班的房間時,我的額頭上直冒冷汗。不多久,我就被喊進了連長辦公室。不等我解釋,連長猛地一拍桌子喝道:“作為一個老兵,竟敢藏匿違禁刀具!”我忙解釋:“連……連長,我……我沒有違紀。”連長衝我一瞪眼後一指桌上的菜刀:“沒違紀?那這是什麼?”我欲哭無淚地說:“是刀,是菜刀,是咱們連炊事班的菜刀……”

  連長聽完我結結巴巴的解釋後,用手輕輕地連連拍我的肩頭說:“你這個兵……你這個兵……”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從連長房間走出來時,又怔住了,只見李好走上來,安慰地摟著我的肩頭說:“喜子,沒事了,咱們回去!”

  我心想,得了吧,來看熱鬧,還假惺惺地獻什麼慇勤。我不會就此放棄的。

  一計不成,再實施第二套方案。一個休假日,我和戰友們在玩撲克時,通信員高喊:“喜子,有你的信!”我取了信,有意在戰友們面前不停地顯擺。不多會兒,就有人注意到信封上頭印著我老家市政府的字樣。沒過多久,大夥兒都在傳:喜子有親戚在老家的市委大院裡工作,挺有背景的。

  當晚,李好找我談班裡的工作。末了,他一臉平靜地問我:“你真有親人在你們老家的市裡工作?”我一揚脖子自豪地說:“是啊,是我父親,不過只是‘小人物’而已。”我說完,開心地笑了。李好見我笑,也跟著一起樂了。

  從這以後,戰友們時不時地向我打聽我那親戚的情況,我卻笑而不語。不過,手頭花銷卻越來越大,我越是這樣,越增加了神秘感。

  這天,我正在一群戰友的簇擁下神吹海吹。這時,李好悄悄地湊在我耳邊說:“你父親來部隊找你了。”我一聽,猛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父親在老家的市政府大院做清潔工,怎麼突然跑到部隊上來了?

  父親一見我,就責問:“你隔三差五地要我匯錢,又讓我用市政府的信封不停地給你寫信,我弄不明白,就跑來看看……”

  我一邊聽父親的訓斥,一邊瞅著站在不遠處的李好,心裡冷得像冰窖。我的把戲穿幫了。

  剛剛送走父親,班長令下來了:李好正式被任命為班長。

  當天,李好就在俱樂部請全班戰友吃飯。席間,他衝我頻頻敬酒,好像今天榮升的是我。最後,李好用手一拍我的肩頭說:“別灰心,俗話說,塞翁失馬焉之非福,等待你的天空說不定是碧空萬里,任你暢遊!”可我卻邊聽邊在心裡冷笑,妒意十足:這就叫得了便宜還賣乖。

  不過,不知是不是李好的話應驗了。不久,因為我在軍報發表了一篇文章,沒多久就調到了團機關裡做專職的宣傳報道員。

  之後,我努力地寫稿子,又屢屢獲獎,為部隊拿回不少榮譽。鑒於我的成績,經過層層考核後,我被破格提升為少尉排級軍官。

  可就在這時,我忽然得到一個消息:李好為救一個新兵,被子彈打殘了一條腿,過早地結束了他的軍旅生涯。

  正當我猶豫要不要安慰一下李好,他卻拖著一條傷腿找我來了。

  他再次用手拍了拍我的肩頭說:“喜子,在我離開軍營前,得告訴你一個秘密。”我一聽,愣了,他有什麼秘密非要告訴我呢?李好笑了笑,說:“我也是老班長劉明帶出來的兵,他退役時找到我,讓我到他這個班任班長。他說這是班長的命令。他還說,喜子你在寫作方面很有天賦,你不應該擠在一個小小的班裡,否則將來未必有所成就。所以,在連長的安排下,我就來到了這個班,把你‘擠’走了,‘擠’向了屬於你的人生舞台……”

  聽著李好的訴說,我心裡一陣陣地顫抖,我的老班長,我的新班長,你們令我羞愧啊。

  我一抬頭,沖李好說:“班長,在班裡時,我不曾叫你一聲班長,今天請你對我下達一個班長口令吧!”李好聽到這兒,眼眶潮潮地點了點頭:“那就來一個齊步走!”

  “齊步——走!一二一……一二一……”李好下達了一個對我來說遲到了的班長口令。

  我莊重神聖地邁開步子,一行熱淚奪眶而出。


隨機文章:


標籤: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