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然夫婦與富士康的故事 | 陽光勵志網

 

A-A+

陳浩然夫婦與富士康的故事

2015年04月14日 勵志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53 次

1992年春,有個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寫下詩篇,同年夏,陳浩然夫婦滿懷著憧憬和希望來深圳打工。這一來“東方吹來滿眼春”,陳浩然一路見證了集團篳路藍縷,從草田荒涼處,一步步走進世界500強雄偉之林。19年後,暨龍華園區成立15年,回首往事,陳浩然的妻子蔡方紅一臉感慨,說實在想不到1996年時黃泥遍地的龍華廠會變成現在外國人廣為傳誦的“紫禁城”,龍華廠區15年的故事,是一個“美麗的春天的故事”。
  
  剛來深圳常忐忑
  
  陳浩然,1992年入職集團。現實之中,鄧老講述的“春天的故事”並不為當時的陳浩然夫婦所熟悉。只記得,時任鴻准大家長的徐牧基經理親往陳浩然就讀的湖南湘潭電機技術學校招工。經過一番思量,陳浩然最終選擇了富士康。
  
  一出廣州火車站後,陳浩然和通行的20幾個校友一行就坐上了公司的車。一路上一片片的香蕉林迎面撲來,讓人善心悅目,不料到了黃田,雙眼望去全是荒草土堆,就連沖涼水也是用海水充當,此時的鴻准核心技術事業部(核准公司前身)僅30餘人,面對這一切,19歲的陳浩然顯得有些迷茫和無助。
  
  蔡方紅是陳浩然的同班同學,倆人在學校時就情投意合。比翼雙飛到黃田後,兩人更是互相打氣。陳浩然清楚記得,剛來公司第一個月領到的工資是250元,自己留了50元,其餘全部寄回去。蔡方紅來深圳時父母極力反對,後來家人發現,女兒第一個月的收入竟是蔡父月薪(有二十餘年工齡)的好幾倍,一時村人廣為羨慕,都說蔡家的女兒有本事。
  
  築巢龍華體會多
  
  1996年年初,龍華園區開始動工,蔡方紅也從原來的寶田廠遷往大浪英泰廠,從事模具相關工作,陳浩然則從黃田廠調到寶田廠。這一年國慶節,陳浩然和蔡方紅喜結連理,兩人在英泰廠附近租了一間房,陳浩然就這樣每天乘坐公交866專線,往返於西鄉和英泰之間。日子平淡而溫馨。1998年的8月,蔡方紅又從英泰廠調到龍華園區,陳浩然也由乘坐866換乘352,這種奔波的日子直到1999年才結束。
  
  1998年,龍華園區僅有A、B兩個區域,從南大門進來,東邊的A區是一片鐵皮房,B區也只有靠近馬路B1棟。廠區內外路況條件惡劣,到處是黃泥土路,每月匯錢還要跑到龍華郵局排隊填匯款單,和親人溝通的方式也主要是通過書信來往。蔡方紅工作地點就在B1棟一樓,主要負責CNC程式編寫。蔡方紅說,那時候主管和員工的關係非常融洽,包括郭衛平經理、嚴國忠經理等一大批主管都給予了她許多幫助與指導。
  
  1999年,是陳浩然夫婦最艱難的一年。這一年他們在龍華買了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還房款、外加女兒的降臨,讓原本並不富裕的家庭頓時陷入困境。蔡方紅回憶說,每月交完房款,全家人只剩下400元的生活費。但夫妻倆卻很樂觀,蔡方紅告訴記者,那會部門同事很團結,誰家有困惱總會鼎力幫助,每晚加班,總會有同事自掏腰包買飲料慰勞加班的姐妹,想起這些,就有了支撐下來的勇氣。
  
  當初同陳浩然一行同進富士康的如今只剩下7個人,多年後再相聚才發現,當年蔡方紅畢業時分配的那家鐵廠早已倒閉,而自己不經意間已然成為同學羨慕和感慨的對象。
  
  平淡人生充實過
  
  從學徒開始,陳浩然先後做過線切割、產品研發、沖壓模具開發、、手機模具、研發與生產,可謂履歷豐富。回憶這一路的感受,陳浩然覺得,他們這一代人,務實、單純,對現實生活極易滿足,與老家同學相比,又具有敢闖敢幹的開拓性。
  
  讓陳浩然記憶猶新的是2001年那年為了客戶的24小時交貨的要求,公司一夜之間組成幾千人的開發團隊,這在別的公司是不可能的。陳浩然做線切割那會,公司要求誤差要控制在0.002mm以內,很多人都能達到這個精度,但現在的80後和90後卻很少能做到。
  
  在龍華廠區工作至今,蔡方紅先後從事過程式編寫、薄材沖壓、CNC軟體設計及模具管理等相關工作。蔡方紅說,現在部門裡大部分是80後、90後年輕人,其婚戀觀、人生價值觀和他們這些老員工比起來還是有很大差異。蔡方紅笑稱自己當年會看重陳浩然,主要是覺得他為人憨厚、能吃苦,感覺跟著他很踏實,這種感覺到現在一直沒變,記得有一次陳浩然的老闆把他推薦給新的主管時,就說了一句“這個人,你可以放心的用”,蔡方紅講述這些細節時,笑容裡洋溢著溫馨的幸福。
  
  十幾年來,不管遇到什麼坎兒,陳浩然絕對是她第一個傾訴對象。(勵志人物 www.suntw.net)有意思的是,剛來深圳那會兒,陳浩然是她的主管,有一回自己工作上出了錯,被陳浩然要求當眾寫檢討,事後雖然委屈了好多天,但慢慢地也理解了愛人的苦心。
  
  美好未來一起拼
  
  幾年前曾有獵頭公司瞄準這對夫妻,預以實施挖角,但夫妻倆卻拒絕了。陳浩然說,他已經習慣了富士康的緊張又充滿挑戰的工作氛圍。作為徐牧基大家長親自帶出來的兵,他們已經習慣了富士康的企業文化,對富士康有種一種難以割捨的情節。蔡方紅說,他們的興趣愛好,感情生活都已和這裡的環境融為一體,分不開了。
  
  回想過去,夫婦二倆總有許多難以忘懷的故事。陳浩然告訴記者,徐總是一個非常有親和力的人,視員工如兄弟,週末經常帶領大家去蛇口吃燒烤、喝啤酒。許多年以後,雖然公司人員增多了,但這種員工主管親如家人的關係,一直都被很好地保留了下來。
  
  陳浩然說自己未來的希望是,繼續在產品領域為集團多做貢獻。儘管現在的工作難度很大,但他會努力讓自己有所突破。堅決不把壓力帶回家,有事情自己扛,不讓家人擔心。當我們把陳的話轉達給其愛人是,蔡方紅淡淡地儼然一笑,多年相濡以沫的生活早已讓這對伉儷緊緊地連在一起。這當中,有理解、有包容、有支持,也有一路的不離不棄地攙扶……


隨機文章:


標籤: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