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毅元帥一生的故事 | 陽光勵志網

 

A-A+

陳毅元帥一生的故事

2015年04月16日 勵志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24 次

■陳毅曾說:“我的興趣不在軍事,更不在戰爭,我的興趣在藝術,我願做記者,我喜歡寫小說。”

陳毅與毛澤東的“詩交”

辛亥革命後,新的政治思想傳入過去十分閉塞的四川,使陳毅這樣的青年開始走向探求真理之路。

陳毅在青年時代受五四運動的影響,由追求新文學———新詩、新小說,進而追求革命真理,又在時代大潮推動下走上了軍事家、外交家之路。然而,他畢生從來沒有捨棄對詩詞的愛好。

毛澤東曾說過:“陳毅的詩豪放奔騰,有的地方像我。陳毅有俠氣,爽直。”其實,他們二人所走的道路十分相似,詩詞已成為兩位偉人產生心靈交映的重要媒介。

毛澤東在黨內與人往來堅持以公務論。但他對陳毅有著工作之外的“詩交”,並幫其改詩。他們二人多年間詩詞唱和,其內容都充滿了驚天地、泣鬼神、傲視一切艱難的豪情壯志———不同於古今其他文人墨客的作品,是偉大的革命家在鬥爭過程中的抒情言志。

在偏僻的井岡山上,陳毅與毛澤東是難得的有共同雅興的詩友,兩人一同吟誦宋詞———“憶昔午橋橋上飲,座中多是豪英……”

這段歷史佳話恰恰向人們證明,中華文化的深厚底蘊與革命情懷相結合,才能奏出探索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雄渾旋律。

陳毅戰敗後更堅強

1927年秋,南昌起義的“鐵軍”二十五師在粵東戰敗,師團以上幹部只剩下剛來不久的朱德和陳毅。面對可能散伙的危局,過去被一些官兵譏笑為“賣狗皮膏藥”的政工人員陳毅,比一般軍事幹部表現
得更為堅強。有個別兵痞乘部隊混亂,煽動逃跑並向群眾敲詐勒索。陳毅知道後馬上召集全軍,宣佈革命紀律,並把三個違法亂紀者當場處以死刑。據粟裕回憶,這是陳毅第一次同全體軍人見面。他以堅強的意志震動了大家並贏得欽佩。剩下的千餘人跟隨著他和朱德,戰勝了食不果腹且冬天還穿單衣的惡劣環境,走向與毛澤東會師的道路。

會師井岡山

南昌起義部隊失敗後,陳毅在這個緊要關頭,挺身而出,協助朱德將剩餘的不足千人拉到湘南參加起義,並於1928年春上井岡山與毛澤東會合。井岡山上,毛澤東是紅四軍黨代表,朱德是軍長。陳毅先任師長,後任軍委書記,也是紅軍最早的創始人之一。當時的重大決策都是毛、朱、陳一起研究,他們三人是最親密的戰友。此後,陳毅任過軍政委、軍長和江西軍區總指揮等職。

長征的紅軍

紅軍主力長征後,陳毅在贛南山林中堅持了三年遊擊戰。據他回憶,這是一生中最艱苦的階段。一次,面對搜山敵軍的大火包圍,陳毅在沉著應戰之餘,寫下了後來膾炙人口的詩篇:“斷頭今日意如何,創業艱難百戰多。此去泉台集舊部,旌旗十萬斬閻羅。”這首面臨死亡關頭的“絕命”詩,自稱到了陰曹地府,也要召集舊部組成十萬大軍,怒斬“閻羅”———視死如歸的正氣,通過此詩躍然紙上。

後來的數以十萬計的浩蕩新四軍,正是靠陳毅等人在危難逆境中保存下的革命種子發展而成的。

1934年,紅軍主力長征時,帶傷的陳毅留下來與項英一起領導南方遊擊戰爭。後人總結中共歷史上環境最艱苦的三次鬥爭,便是紅軍長征、東北抗聯在雪原密林中堅持鬥爭和南方三年遊擊戰爭。

當時,因大家都缺乏革命經驗,確定建軍原則和一些工作時,出現過不同意見。進入閩西後,還出現過陳毅取代毛澤東任前委書記之事。通過實踐的檢驗,陳毅到上海向中央匯報時,為中央起草了著名的“九月來信”,肯定了毛澤東的主張,這為古田會議的召開奠定了重要基礎。其實,陳毅本可以轉到別的根據地去,但他心悅誠服地回紅四軍,在毛澤東領導下工作,表現出坦蕩的胸懷。

1937年,全面抗戰開始後,陳毅出山,改編南方遊擊隊為新四軍,並任一支隊長,率部挺進江南抗日前線。

1941年,皖南事變後,他任新四軍代軍長。

1943年,他赴陝北參加整風,又在中央軍委協助工作,中共“七大”上當選為中央委員。

解放戰爭

解放戰爭開始後,負責指揮華東戰場,任華東野戰軍(後稱三野)司令員。

1948年夏,他任中原軍區第一副司令員,同劉伯承、鄧小平一起率中原野戰軍參加淮海戰役。

1946年,陳毅接待來訪的美軍雷克上校,回憶起過去,他說:“我的興趣不在軍事,更不在戰爭,我的興趣在藝術,我願做記者,我喜歡寫小說。”

新中國成立後

新中國成立後,陳毅是上海市首任市長,領導對舊城的改造和經濟恢復工作,如今外灘邊聳立的陳毅塑像,代表了上海人民對這位老市長的懷念。

1954年,陳毅奉調北京,後到外交部任部長,曾陪同周總理出訪亞非十幾國。

他還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軍委副主席。

“快要亡黨亡國了,這時不跳,更待何時!”

哀樂聲中,毛澤東向陳毅的骨灰盒三鞠躬;聽著周恩來哽咽地讀著悼詞,毛澤東雙淚長流

“文革”開始後,他以敢放炮抵制“左”的錯誤聞名全國。(勵志人物 www.suntw.net)因有毛澤東提議,他在1969年的中共“九大”上仍當選為中央委員,並參與國際戰略問題的研究。

“文革”初期,陳毅在天安門上談起歷史上曾有兩次與毛澤東的意見相反,毛澤東爽朗地說:“你就是第三次反對我,我也同你合作!”如果明哲保身,以他過去的功績以及同毛澤東的特殊交情會平安無事,然而,他心直口快,一再公開“放炮”。

按他當時的話講:“有人說我陳毅又跳出來了。對!快要亡黨亡國了,這時不跳,更待何時!”陳毅雖然明白這樣做可能危及身家性命,但他仍向紅衛兵公開宣佈———“我的講話可能觸犯一些人,我個人可能慘遭不幸,但是,如果我因此不敢講自己的意見,我這個共產黨員就一錢不值!”

果然,陳毅後來被打成“二月逆流”的主將。1972年元旦,他處於彌留之際,周恩來趕到傳達了毛澤東對他的最後關懷———為“二月逆流”平反。陳毅只從口中發出斷斷續續一些句子———“紅軍……毛主席……路線鬥爭……”

陳毅病逝

1972年1月,陳毅病逝。毛澤東抱病親自參加追悼會———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只參加過兩次追悼會,一次是追悼任弼時,另一次就是追悼陳毅。哀樂傳出後,全國同悲,同時人們也看到了糾正“文革”錯誤的曙光。

1972年1月10日下午,舉行陳毅追悼會時,毛澤東突然臨時決定參加,倉促出發時還穿著薄毛褲和睡衣,只在外面披了一件大衣。哀樂聲中,毛澤東向陳毅的骨灰盒三鞠躬;聽著周恩來哽咽地讀著悼詞,毛澤東雙淚長流……這一破例舉動,不僅表達了難得的戰友之情,也是對陳毅一生的最好肯定。


隨機文章:


標籤: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