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巨額財富背後的那個我 | 陽光勵志網

 

A-A+

史玉柱:巨額財富背後的那個我

2016年09月23日 勵志創業 暫無評論 閱讀 50 次

史玉柱:巨額財富背後的那個我
  
  重新崛起的史玉柱像個謎團,讓人疑竇頓生的原因在於他身上背負的諸多矛盾體:他曾經的“中國首負”與如今的保健品“首富”、網遊行業“巨頭”身份形成鮮明對比;他“對行業規則從來就不理會”的營銷論造就了他的成功,而這種成功卻令人無法效仿;他“孤獨者”的外在印象與“成熟穩重”、“有男人味”的內部評價實際上是兩個矛盾的結論。
  
  史玉柱談創業
  
  近日,這個充滿傳奇色彩的商業巨人終於面對《中國經濟週刊》敞開心扉。對於外界的種種評論和猜測,史玉柱首次坦然回應:“我的成功沒有偶然因素,是我帶領團隊充分關注目標消費者的結果。我今天的成功和過去的失敗有很大關係,過去的失敗緣自管理和戰略的失敗,我現在追求的是完美主義”。
  
  “三本《史玉柱傳》都是假的”
  
  採訪當天,身穿紅色T恤和白色運動褲的史玉柱醒目、惹眼,看上去非常的乾淨利落。他說紅與白是自己酷愛的兩個顏色。
  
  “其實沒有多少人深入採訪過我,真正瞭解我。很多報道都是通過摘編別人的報道出來的。”史玉柱的開場白同他身上的顏色一樣簡單直白。
  
  不過,正是這種直白和鮮明的個性,使他常常遭受誤解。在他的商業成功案例被一段又一段地搬上各大商學院MBA教材、甚至被奉為商戰經典案例的同時,外界對其個人的評價卻或多或少地帶上了陰暗隱晦的色彩。
  
  “為何有人這樣看我?因為我曾經是失敗者,而且失敗得轟轟烈烈,當年是中國個人負債最多的‘首負’。在一些媒體印象中,提到失敗者,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史玉柱坦然調侃、自我剖析,“這可能就是中國文化。硅谷是容忍失敗的,而且投資人對失敗次數比較多的人更信任,覺得你有經受失敗的經歷後才能避免失敗。相比之下,國內環境對失敗者還不夠寬容”。
  
  但面對種種非議,史玉柱幾乎從不作任何解釋。“我確實不太重視企業宣傳和個人品牌形象塑造,我最關注的是目標消費者的需求和研究,對非消費者的人和看法一直都比較遲鈍。”
  
  有意思的是,他的這一作派被媒體誤解為“孤獨者”。比如有人對他如此描述:“史玉柱是寂寞的,他基本沒有朋友,很少與外界接觸。閒暇時,與之相伴的是歷史書。他習慣凌晨入睡,無聊的時候就用網絡遊戲消解孤獨。”
  
  這令史玉柱覺得好笑。“說我是‘孤獨者’,是因為我很少在公眾面前出現,很少出現在與政府官員的會面上,我不喜歡、也不會去應酬。做網遊《征途》時,一天有15小時泡在網上,但那並非是無聊消遣,而是充當玩家挑毛病,讓《征途》盡可能地完善”。
  
  “往往真正瞭解我的人是不說話的,最有資格說話的是我的消費者;愛批評我的人都不是玩家和專家,甚至沒有玩過網絡遊戲,或者從未吃過腦白金。”他說。
  
  最令他感覺哭笑不得的是,世面上已經流傳了三本《史玉柱傳》,而沒有一本是採訪他寫出來的,甚至其中有一個作者拿著書向他的一個朋友自我推薦。這一次,史玉柱真的惱怒了。
  
  “我準備起訴這個人”,他說。
  
  “我沒有蔑視規則,只是創造規則”
  
  在中國商界,史玉柱製造了一個又一個“神話”。
  
  上世紀80年代末,史玉柱借款4000元人民幣創業運作"巨人漢卡",賺下第一桶金;1993年,巨人推出中文手寫電腦等多種產品,成為位居四通之後的中國第二大民營高科技企業;1995年,史玉柱被《富比斯》列為內地富豪第8位;1997年爛尾的珠海巨人大廈為史玉柱帶來數億債務,他淪陷為當時中國內地個人“首負”;2000年,史玉柱開始運作“腦白金”,後又以“神秘人”身份宣佈清償巨人大廈所欠的預售樓花款;2005年,史玉柱進軍網遊,推出《征途》免費網遊的新規則,一年後做成了用戶數第一。
  
  究竟他與別的企業家有何另類之處?
  
  “很多行業內的人都是一開始反對我,後來又跟著我學。因為我並沒有蔑視規則,我是自己琢磨規則、創造規則。”這一“史氏規則”常常令同行又恨又愛。
  
  他舉例說:“我以前玩別人的遊戲時,‘打怪’時動作機械,真累,致使後來我花3000元專門僱人幫我打怪。以前創立這種‘打怪’規則時的說法是,為了讓玩家通過辛苦操作,珍惜升級,但是,如果這種‘打怪’幾乎所有玩家都反對,這個規則肯定就有問題,所以我後來提倡端著咖啡杯打怪,就有人說我破壞規則。但現在大家都按我的規則來。”
  
  同樣的“行業規則”出現在腦白金的店面營銷上。史玉柱的這一得意之作已為業界所公認。在全國各地商場上,腦白金的擺放位置、包裝盒上字體顏色、大小都恰到好處,它的黃色和藍色的主色調最顯眼,至今為很多保健品所效仿。
  
  即便在參與央視著名的經營管理類節目《贏在中國》時,他的觀點也往往與其它嘉賓不同,相互辯駁,但接下來的幾場節目中,他的觀點又往往被引用。
  
  對於“史氏規則”,史玉柱的解讀是:“我的成功沒有偶然因素,是我帶領團隊充分關注目標消費者,做了辛苦調研而出來的”。
  
  史玉柱給外界“商業奇才”的最大印象,一是他選擇了最好的兩個行業:保健品和網絡遊戲;二是他是天才的營銷大師。但瞭解史玉柱的人並不這樣認為。
  
  劉偉,史玉柱旗下網遊公司“征途網絡”的總經理,此前在運營腦白金的健特公司任職,她15年前到巨人公司時擔任史玉柱的秘書,1994年開始做巨人集團的副總裁,可以說是最瞭解史玉柱的人之一。
  
  “他確實是個很有銷售才華的人,但這是建立在他非常瞭解市場的基礎上的,所謂營銷奇才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勵志創業 www.suntw.net)劉偉說,“很多人輕描淡寫地說他是營銷大師,能把一個普通的東西賣得很好。其實,光靠點子是沒有用的,他雖然是個高智商的人,但他同時也是一個特別勤奮的人。”
  
  史玉柱的營銷理念很大程度上源於他的最初經歷。
  
  上個世紀80年代史玉柱就讀於浙江大學數學系,畢業後分配到安徽省統計局,做過三年的農村調查。學數學的人往往邏輯性強,也很認真,而統計工作鍛煉人吃苦耐勞、不怕煩瑣的調查精神。
  
  史玉柱說,他曾經一次又一次地跑去商場,問那些買腦白金的人為什麼要買腦白金;在腦白金最早起家的江蘇江陰市場,他甚至挨家挨戶去問農村老太太,怎麼才會買保健品,最終得出的結論是,很多老人想吃保健品,但不捨得自己買。著名的一句廣告詞就在這種上千次的調查中得出:“送禮要送腦白金。”
  
  不過,“現在民營企業家玩命的少了,休閒的多了”。史玉柱說他既不會打高爾夫,也不愛出國旅遊,甚至很少健身運動。他對於每天如何運動的經典回答是:“我每天有很多小時在騎馬(網絡遊戲中的虛擬騎馬)。”
  
  “我是完美主義者”
  
  “沉浮”一詞似乎並不太適合史玉柱,因為他其實只失敗了一次:巨人集團負債關門;但他成功了三次:巨人起家、腦白金崛起、轉戰網遊。
  
  對於當年巨人公司的失敗,史玉柱有兩點反思:一是戰略方向失誤,如先後開發出了服裝、保健品、藥品、軟件等30多類產品,最後大都不了了之。為此,史玉柱曾風趣地說,“我的領帶是最多的,因為巨人公司服裝實業部當年生產的那些領帶,至今還有不少堆在家裡。”二是內部管理不善,如拖欠的1億多貨款不能追回。
  
  現在,腦白金已經銷售了100多億,沒有一分錢壞帳。痛定思痛後的史玉柱有了一種管理創新——每個銷售經理背後附帶多人信用擔保。曾經有一個大區經理不信這個“信條”,結果他與他的一系列擔保人一起被罰50萬。
  
  “現在公司抗風險能力比過去強多了”,史玉柱旗下網遊公司“征途網絡”的副總經理湯敏介紹說。這位15年前追隨史玉柱的漂亮四川女孩如今已是史玉柱管理上的重要臂膀。
  
  “很多不瞭解的人以為我們管理很弱,其實在管理上,史玉柱是極其實在的,外表寬鬆,但流程非常嚴格。”湯敏說。
  
  征途公司副總裁袁輝也有同感:“剛加盟的時候沒想到會做這麼大,公司運營表面上看比較忙亂,但實際上計劃性很強,並且善於總結,尊重客戶需求,但又不完全跟著客戶走,而是引導客戶”。
  
  “他在管理上很細心,每次去商場的腦白金銷售點調查時都首先看看有沒有灰塵,是否有假貨,以及生產日期等。”腦白金公司員工介紹說。
  
  他的檢查還經常出其不意,當銷售區經理在最好的銷售店面做充分準備後,他卻要求換店觀看;甚至上車後才決定查看哪個銷售店,常常選擇鄉鎮這一最令人忽視、卻又最能體現管理細節的地區。
  
  對此,史玉柱的解釋是:“我曾經是一個著名的失敗者,我害怕失敗,我經不住失敗,所以只能把不失敗的準備工作做好。”史玉柱說他最愛看的一本書是《太平天國》,他想研究太平天國為何失敗。
  
  因為害怕失敗,史玉柱不僅在產品質量、經營管理上追求完美主義,還希望打造完美的公司文化。
  
  “公司招人的時候看重白紙一張的人,希望用公司文化來影響他,培養他做事認真、執行力強的精神”。“征途網絡”總經理劉偉介紹說。她還笑稱:“有人對我們說,你們公司高管的說話、腔調等基本都一樣,外表溫和,做事認真。”
  
  筆者在採訪中發現,儘管史玉柱給外界“沉浮”、“動盪”等印象,但其“嫡系”卻相當穩固。據劉偉介紹,雖然經歷了巨人公司數年的停業,但現在腦白金的分公司經理一半都是最初做腦白金時就進入的,這些人在腦白金已經六七年了,而腦白金和征途的多數副總更是早在1992至1994年期間就是巨人公司的員工。
  
  紀學鋒,《征途》項目負責人、史玉柱成立征途公司時挖來的第一批網遊骨幹之一。作為史玉柱的“新嫡系”,他的看法是:“公司各方面都很開明公平,只要有實力,就會有機會,在管理上不會拘泥於太多的規則,大家做事的時候拚命做,小事則不拘泥於細節,整個過程讓人能實現個人價值。很多企業包括外企用規則管理,但把人管得太死”。
  
  紀學鋒還透露,《征途》在線人數達到30萬時,史玉柱提出了當年目標:“保60萬,爭80萬,望100萬”。“當時大家都覺得是天方夜譚,漫無邊際吹牛。但後來的事實證明,當年《征途》的用戶超過百萬。”
  
  “第三代企業家贏在商業模式”
  
  學界有一種說法,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已經出現了三代企業家:改革開放初期,以大邱莊禹作敏、邱二村陳銀兒,以及步鑫生、馬勝利等為代表的第一代企業家,他們有的因違法走進監獄,其它的也大多早已從人們的記憶中消失;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以聯想、海爾、方正、華為等企業為代表成長起來的第二代企業家,他們以低成本製造優勢參與了全球產業分工,創造了“中國製造”的奇跡;上世紀末,隨著新的商業模式不斷產生,催生了以沈南鵬、陳天橋、江南春、馬雲、李彥宏等第三代民營企業家。
  
  現年45歲的史玉柱幾乎是個例外,他經歷了後兩個時代,並從“零”甚至“負”開始成就了其商業奇跡。
  
  對於這兩代企業家的成功,史玉柱的看法是:“第二代都是高速成長,基本功做得很好;第三代在商業模式上研究很深,他們總是贏在商業模式上,如馬雲”。
  
  誰是史玉柱最佩服的企業家?“我敬佩柳傳志,我沒有說過要學段永平”。段永平是步步高的創始人,已經激流勇退轉變為一個投資人。不過,史玉柱覺得段永平有一句話說得特別好:跳水運動員不是說動作越多越好,而是越少越好。
  
  早年的史玉柱常常與下屬談理想,但現在連上市也談得不多,儘管登陸美國股市是他的職業夢想。
  
  近來一直有傳言說,史玉柱要將旗下的征途公司更名為巨人公司上市,因此他可能會成為中國的新首富。外界也一直在猜測史玉柱到底有多少財富?
  
  “首富只是一個概念,我還是願意把現金投到容易變現的資產上。最好不要在企業價值上搞攀比,如果要搞攀比,你比不過李嘉誠,比不過蓋茨,結果還會讓自己很累。”史玉柱淡淡地說。
  
  對於外界經常冠之於其身的“豪賭論”,他非常驚詫:“有人說我豪賭,恰恰相反,我是膽子最小的人。我投一個產業,有幾個條件:首先判斷它是否為朝陽產業;其次是我的人才儲備夠不夠;還有資金是否夠,目前的現金是否夠;如果失敗了是否還要添錢,如果要添錢我是否準備得足夠多。”
  
  “我的觀點是,寧可錯過100次機會,不瞎投一個項目。我一直反對多元化,我不會再開第三個東西,我的下半輩子就靠做網絡遊戲。我已經45歲了,摔完跤後這幾年感覺自己的衝勁越來越小了。”說這話時,史玉柱語氣平和,但態度堅決。


隨機文章:


標籤: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