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很殘酷,你長大就會懂的 | 陽光勵志網

 

A-A+

社會很殘酷,你長大就會懂的

2016年09月11日 人生感悟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那一年,親手將高考考卷上交的一剎那,感覺彷彿過去那一整年的高三時光都已經回不去了。有股淡淡的解脫感,同時,也為接下去等待公佈分數的日子有些不知所措。
  
  那時,並非在意到底要去哪裡,或者能去哪裡,而在於從小常聽到的一句恐嚇在作怪。那就是“社會很殘酷,你長大就會懂的”。想要丟錢給一個乞丐,就聽到,社會很殘酷,以後你不好好讀書,也要這樣子了;去上個廁所,就聽到,社會很殘酷,你高考沒考好,就和那個掃廁所阿姨住在一起了;真的沒有考好,就聽到,社會很殘酷,你抓緊把這幾個證考出來了。不然以後連洗廁所的工作都找不到;談個戀愛,就聽到,社會很殘酷,不好好工作混個房和車,哪裡有小姑娘嫁給你。
  
  在恐嚇聲裡長大的中國小孩,都會不自覺地為社會加上如此的形容詞:“殘酷的社會”、“殘酷的青春”,熏陶久了,真的相信即使現在並無概念,或許真如大人所說。長大就會懂。而問一個歐洲小孩:“你覺得長大後,要進入怎麼樣的社會呢?”往往答案卻是:“有趣的,各式各樣的,好玩的社會”。對於殘酷二字。根本沒有概念。
  
  在荷蘭留學的第一年,給一個英國人家庭當Nanny(保姆),他們需要我的時候大多是在週末。這一家的夫妻兩人工作很忙碌,家裡一共兩個孩子。一個五歲男孩,一個一歲的女嬰兒。他們住在市中心外一棟溫馨的小屋裡,每次去要轉兩次電車,但是那是我最享受的工作。
  
  小嬰兒我只需要換尿片。哄睡覺,喂些嬰兒罐頭類的食品。而小男孩。他是一個標準的星球大戰電影迷,每一次去,他都會讓我坐下來陪他從頭看到尾。或者他披上星球大戰的斗篷,手裡面拿起一支光劍,和我玩角色扮演。他也喜歡和我一起打電子遊戲,當然,還是星球大戰的。有一天,我突然想到,就問他:“你有什麼夢想?”他似乎早就想清楚這個問題一般,立刻說:“長大以後,我要和你一樣!當一個保姆。陪小朋友一起看星球大戰。”聽到後,我哈哈大笑。當他母親回來,我講了這件事情後,她竟然對小男孩笑著說:“好啊!加油,那至少你要把自己弄乾淨了,才能去照顧別人。”
  
  我從未在好友。或者任何一個認識的歐洲家庭裡。耳聞或目睹過任何與“恐嚇”類似的故事。倒是聽說過在荷蘭,會有Sinterklaas(荷蘭版聖誕老人),平時不好好吃飯睡覺的壞小孩,收到的恐嚇就是被裝進袋子裡送去西班牙(聽著總覺得是個免費旅遊的好差事)。或者在西班牙的兒童節(三王節)恐嚇他們,三王們不來家裡喝牛奶啃胡蘿蔔,更不會留下禮物了。
  
  大抵國人的孩子進化了左耳進右耳出的生存技能。在恐嚇教學下,我們看到的世界投射了一個不一樣的形狀:在這現實社會,好好讀書,就要什麼有什麼了。
  
  有個中國小孩寫信給我。問:“這個社會既然那麼殘酷。為什麼要長大呢?姐姐,我一想到這就好悲觀。不想進入社會,不想長大,也不想在這樣的世界活下去。”本來想回信給他,列舉出_系列社會新聞裡的好人好事,還有溫暖人心的平凡人小故事。(人生感悟 www.suntw.net)但剛一落筆。自己就愣住了。這社會殘不殘酷為什麼還需要證明?我就是社會。他就是社會,每個人都是社會。即便並非社會的現在,但也決定了其在將來的模樣。
  
  高考結束了,要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朝天空大吼:自由萬歲!考完了就考完了,分數該怎樣就怎樣,去哪裡已經未必重要了。好好地去談場未必有結果但令自己成長的戀愛,和好友三三兩兩背包去旅遊,有大把時間就看看書聽聽音樂,參加些有意思的社團不宅在家裡,關心糧食問題和經濟走向,讀些社會新聞,做到不義憤填腐的衝動,也不麻木漠然的無視,能夠辯證地看問題。
  
  長大後四處行走四處生活,才發現讀書好未必那麼有用。懂得認真去做事情,舉一反三,真誠關心別人,內心善良,無論做什麼事,到世界的任何角落。都會過得非常好。這個“好”,指的並不僅僅是成功,而是活得真心快樂。


隨機文章:


標籤: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