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勵志 | 陽光勵志網

 



媽媽,我心靈的港灣

 媽媽,我心靈的港灣
  媽媽,我心靈的港灣    星期天,一周就可以休息這一個早上,6點多醒來睡不著,也沒什麼事情,習慣了星期天給家打個電話,只是今天比以往早了一些,媽接的電話,第一句就問,怎麼不睡覺啊,這麼早打電話。其實對媽來說根本不早,只是媽習慣了我10點多才睡醒給她打電話。我說天太熱睡不著。媽問長問短了幾句,我也是和往常一樣回答,身體講康工作順利一切都好。媽突然問,你有什麼事情給我說說。娘...



父親,男人最溫柔的名字

 父親,男人最溫柔的名字
  父親,男人最溫柔的名字    又是一年父親節,讓我們一起放肆我們的愛……    我們每個人都有父親,不管是曾經,還是即刻。    在屬於父親的日子裡,我們感慨萬千。我們感慨父親的偉大,哀歎自己的渺小;我們感慨父親的無私,鄙視自己的自利;我們感慨父親的衰老,羞愧自己的長大……當我們看著父親那鬢邊的霜花,看著父親那逐漸佝僂的後背,看著父親那慢慢變緩的...



當你嫌棄父母時,請讀這段話

 當你嫌棄父母時,請讀這段話
當您嫌棄您的父母時,請您讀讀這段話!我的孩子:哪天如果你看到我 日漸老去反映慢慢遲鈍身體也漸漸不行時請耐著性子試著瞭解我,理解我……當我吃的髒兮兮甚至已不會穿衣服時不要嘲笑我耐心一點兒記得我曾經花了多少時間教你這些事嗎?如何好好地吃,好好的穿,如何面對你的生命中的第一次;當我一再重複說著同樣的事情時請你不要打斷我聽我說小時候我必須一遍又一遍地讀著同樣的故事直到你靜...



一個新高三家長的日誌

 一個新高三家長的日誌
  一個新高三家長的日誌    孩子還有半年就國考了,自認孩子學習還行至少在班級能排個前20估計發揮好考個二本沒問題,一日聽同事說起給孩子找老師補習我也心動便一起探討,一女同事說“我孩子去年國考這方面我有經驗,這老師呀必須要好最好是名校的這樣能把最好的思路帶給孩子讓孩子有個質的飛躍……”另一位歲數稍大的男同事說“千萬別,我就吃過這名校老師的虧補習費用...



親愛的孩子,你知道我有多難過嗎?

 親愛的孩子,你知道我有多難過嗎?
親愛的孩子,你知道我有多難過嗎? 剛才接了個電話,一個曾帶過的高三孩子要去刷車了。心情無比的沉重,痛。僅寫此文,告訴這個孩子,親愛的孩子 ,你知道老師有多難過嗎,快點回來吧。希望他能看到。 孩子,記得你是兩個月前來找的我,和另外幾個孩子一起。現在的我還能清楚的記得你上課時的樣子。調皮掩蓋不住你的聰慧,你總是能快速理解我講的知識 ,儘管那些知識有些甚至是你們一年後才學的。短短的培...



感恩勵志:每當走過老師的窗前

 感恩勵志:每當走過老師的窗前
  感恩勵志:每當走過老師的窗前    不曾忘卻,三年前和恩師相遇時,他那和藹的微笑已沁入我的心田。三年間的往事,沉澱著的記憶如雨中磚地上的紅葉,零落但是鮮艷潔淨,脈絡清晰,那道道明顯的脈痕包含著他慈心所延伸出的默默關懷。    不輕易犯錯,老師給我們的不是長篇累牘的說教,而是沁人心脾的透析,我們受傷的心靈如晚風吹過的沙灘,得到月光的溫暖照耀。學習進步時,老師給我們的是那句...



感恩勵志:給參加2010年國考女兒的一封信

 感恩勵志:給參加2010年國考女兒的一封信
感恩勵志:給參加2010年國考女兒的一封信 寶貝: 你好!再有210天,你就要參加國考了,近段時間你早出晚歸,我很心疼你,在生活上我盡力讓你吃好,讓你休息好,希望你每一天都有力量,有好的心情。 看到你很忙,我常問自己,我能為你做些什麼?的卻,學習上我幫不了你什麼忙,我能做的就是讓你吃好,睡好,有個好心情。你說行嗎? 媽媽知道你是一個有理想、有志氣、聰明善良懂事的好孩子,你從小就很懂事、...



安金鵬:母親,我心中你最重

 安金鵬:母親,我心中你最重
  安金鵬:母親,我心中你最重    我要用我的整個生命感激一個人,那就是哺育我成人的母親。她是一個普通的農婦,可她教給我的做人的道理卻可以激勵我一生。母親常對我說:“媽沒多少文化,可還記得小時候老師念過的高爾基的一句話:貧困是一所最好的大學哩!你要能在這個學堂裡過了關,那咱天津、北京的大學就由你考哩!”    如果說貧困是一所最好的大學,那我就要說,我的農婦媽媽...



感恩勵志:一生最重要的人

 感恩勵志:一生最重要的人
感恩勵志:一生最重要的人 故事發生在美國的一所大學。   在快下課時教授對同學們說:“我和大家做個遊戲,誰願意配合我一下。”    一女生走上台來。    教授說:“請在黑板上寫下你難以割捨的二十組人名。”    女生照做了。有她的鄰居、朋友、親人等等。    教授說:“請你劃掉一個這裡面你認為最不重要的人。” 女生劃掉了一個她鄰居的名字。   教授又說...



感恩勵志:父親我拿什麼還您

 感恩勵志:父親我拿什麼還您
  感恩勵志:父親我拿什麼還您    窗外的寒風呼呼作響,老A身上單薄的冬衣擋不住襲來的陣陣寒氣。咳嗽,跺腳,在屋裡折騰了幾個來回之後,他終於下定了最後的決心,坐到書桌旁,從抽屜裡抽出一張白紙,沙沙地寫了起來:    “叔,這是最後一個學期了,您能不能……我知道,資助一個學生——連續四年——這很不容易,但我實在需要這學期的學費呀!您放心,...